两性故事

女友被窝里撒娇说要,奻女xx网的qq号xx

作者:admin 2020-01-23 12:35:17 我要评论

    严佳雯的视线随之移至摆放到了她桌面上的两样东西。

    一样是她昨晚落荒而逃后,落在他车上的围巾,还有便是一片钥匙。小小的钥匙静静的躺在深蓝色的围巾上,灯光下泛着银色的光。

    “昨晚你落下的围巾还有门钥匙我都给你带来了。”

    刷刷刷,严佳雯立即感到了来自办公室里的另外两道兴奋的目光。

    “哦。”严佳雯闷声应了一声,应该不用她说谢谢了吧?这样陷她于有口难辩之中,又是昨晚落下的围巾,又是门钥匙,别人不乱想才怪。真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故意还是无心?可显然要她相信是后者比较困难。

    赵奕航显然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放下东西,对面前低着头的佳雯道:“来我办公室一下。”

    赵奕航一转身,办公室里另外两个人便迅速的低下头,装模作样的翻看着桌上的文件。直到眼角严光瞥见赵奕航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两个人才敢抬起头来再度偷瞄向严佳雯。女秘书更是咬着唇,用貌似酸溜溜的眼波盯着严佳雯正拿着手中的门钥匙。

    严佳雯无奈,只能装作没看到,迅速的将所有东西都一并塞入了自己的大包里面。

    赵奕航的办公室门并没有完全关上,似乎是为后面进来的人特意留着。

    严佳雯进去的时候,赵奕航正在电脑上看图和资料,怕他有问题要问她,佳雯直接走到了他办公桌前站着,视线一同落在他的电脑上。

    电脑屏幕前的男人却显然比电脑里线条纵横交错的图来得更吸引人。

    也不知是不是趁着这人正在认真的看图,严佳雯第一次这样的仔细看他。乌黑的发,净白的脸上,眼角微扬,严佳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确实英俊,就这么看着,淡淡一侧剪影,都觉得眼前是山水如画一般。

    严佳雯正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冷不防赵奕航忽然抬起了头,两人目光一下撞了个正着,严佳雯窘迫不已,脸噌的一下就红了。

    赵奕航失笑,歪着头看着她一眼,随后冲着办公桌前的椅子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在他对面坐下,“坐吧。”说完,他的视线又重新回到了电脑屏幕上,似乎很快的就忽略了刚刚这一幕,难得的居然没有接机取笑她。

    严佳雯觉着自己大概是有病,平时老被这个家伙捉弄取笑,现在人家好意容易正常了一点了,她倒居然有些不习惯。看来她还真是已经被这男人荼毒颇深了。

    这一下严佳雯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再不乱看。可偏偏这个时候她的肚子忽然不配合的发出了咕噜的声响。

    着电脑的赵奕航再度抬起头来,忍着笑,好像有些无奈的撑着额头看向她问:“没吃早餐?”

    昨晚失眠,临近清晨才睡了一会,一醒来已经迟到,哪还顾得上吃什么早餐,急匆匆的就来公司,一进办公室又立马赶方案,直到现在才喘了口气。

    严佳雯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便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好像看到赵奕航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知怎么的,隐约觉着他是关心自己,便又解释道:“反正已经快中午了,不要紧的。”

    赵奕航却没理会她说的,直接按下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热一杯牛奶送进来。”

    不一会,女秘书就步态婀娜的端着热好了的牛奶进来了,走到赵奕航身边手持着杯盘俯身准备放下,却没想到赵奕航朝着对面的严佳雯点点下巴,示意她将牛奶端给严佳雯。

    严佳雯看到女秘书一怔,她的角度正好瞧着对方微微俯着身,衬衣的纽扣解开到了第二颗,胸前风光隐隐可见诱人波澜。

    被人这么看去了女秘书倒浑然未觉,严佳雯却好像自己看了不该看的地方,不自然的咳了咳。忽然的想看看对面男人的反应,目光已经不自觉的瞟向赵奕航。

    严佳雯尚且和女秘书隔着一张桌子,都看得如此清楚。而赵奕航那边女秘书挨着他身边站着,就更不用说了。赵奕航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见严佳雯脸上的表情,似乎觉着有趣,也故意的顺着她刚刚的视线看了身边的女人一眼,顿了顿,然后再笑着将目光移至了坐在对面的严佳雯身上,视线还故意停留在某个部位上似的。

    严佳雯赶紧的低头看了一眼,还好她穿戴整齐,虚惊一下的严佳雯抬起头来咬着唇瞪向对面的赵奕航。然后两个人都看得了女秘书脸上一头雾水的表情,忽的两个人都忍不住看着对方同时笑出了声。

    最后女秘书低着头悲愤的离去,银牙都要咬断。什么嘛,当着她的面两个人一来一往的眉来眼去,完全就是当她这个秘书是透明的在*。

    这么一曲小插曲,气氛一下轻松下来。赵奕航继续看电脑里的图纸,严佳雯则双手捧着温热的瓷杯,两个人之间好像有一种自然的,柔和的气息在静静流淌。低头喝一口杯中的牛奶,连心口都觉着是暖暖的。

    赵奕航似乎真的很忙,一会时间摆在桌上的手机就有好几个电话进来,开始时他拿着看了一眼后就摁断了,之后的几个便干脆理都不去理,任凭铃声响过数遍之后自行挂断。

    不知道是什么人打来的,不过严佳雯还是看出了赵奕航面上的不甚耐烦。

    最后两个人落实了一点细节之后,赵奕航点着头对她道:“没有问题了,你们院里赶紧出图纸,我们这边要在年前动工?”

    “时间上有点紧。”

    “你们先出十栋的图纸,其他的可以晚一点?”

    两个人正在谈论工作,办公室里再次响起电话铃声,不过这一次不是手机,两个被打断的人同时抬起头看向桌上的电话机。

    严佳雯看了一眼电话,又看向对面的男人,停止了交谈,静静的等着他先接电话。

    而赵奕航似乎对于忽然被打断的这个来电很不悦,蹙着眉头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什么事?不知道我在谈事情吗?”

    赵奕航明显口气不佳,外间的女秘书被他斥责的声音吓着,连忙在电话里小声的道歉:“对不起赵总,是夏小姐的电话,说有非常紧急的事一定要找你?”

    赵奕航沉默了两秒,随后道:“接进来吧。”

    刚刚通话时按下的是免提,说完这句,赵奕航拿起了话筒,目光若有似无的瞥了对面的严佳雯一眼。

    这一眼令严佳雯直觉赵奕航似乎并不想她听这个电话。但之前工作上的事还没有谈完,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出去。这么想着,她人已经站了起来,对着正在接听电话的赵奕航指了指门口,示意她先出去回避一下。

    赵奕航却对着她道:“佳雯,坐下,马上就好。”

    赵奕航说这话的时候,连话筒都未捂住,似乎并无需避讳谁,接着对着电话里的人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今天下午我会回港,就为这件事,但我只会帮你这一次。”

    这是严佳雯第一次看到赵奕航这样的神色,冷漠的面上带着隐忍不发的某种情绪。

    虽然不知道打电话来的女人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让赵奕航特意回去C市,但严佳雯看得出他因为这个心情不好,不觉心想着之前那几个打到他手机上却没有接的电话,会不会也是那个姓夏的女人打来的。

    赵奕航刚刚不让她走,应该是还要继续谈工作,严佳雯便静静的等着他。

    赵奕航却起身关上了电脑,人似乎也一瞬就已从不快的情绪中转回,笑着对她说:“走,带你去吃饭,我们边吃边聊。”

    严佳雯对他这么快的变脸,有些不适应。明明刚刚还一脸阴郁,这会又笑容挂在嘴角。

    赵奕航人高,步子大,说话间已经走到了门口。严佳雯看着他英挺的背影,想着这个人马上就要回C市去了,脚下已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赵奕航回C市的两天之后,严佳雯便搬了过去。她本来就没打算在许琳琳那长住,总觉着给人添麻烦了。虽然好友并不在意,可到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生活,有她在,许琳琳想带男朋友也多少会觉着不方便。

    头天严佳雯只带过去了一点简单的行李,想着之前他一个男人住,屋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样,应该会要先过去打扫一下卫生。

    谁知道,严佳雯正拿着钥匙开门,门却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口看着严佳雯礼貌的道:“是严小姐吧?”

    严佳雯愣住了,又抬头看了一下门牌号,是她的房子没错啊,怎么忽然冒出来个她不认识的中年女人?

    屋里的中年女人解释了一番之后,严佳雯才知道原来她是赵奕航请来的钟点工。

    严佳雯走进去每个房间巡视了一圈,果然都非常干净。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的房子变成这样,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赵奕航换过家具,严佳雯真的会再度以为她走错了地方。

    屋子里面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当初她买房子还借了好友的钱,搞完简单的装修手里便已是没什么钱了,又想着反正是租给别人住,新家具指不定租几年之后会让人弄得什么样,当时便去旧货市场添置的一些家具。现在这里面原本属于她的那些半旧的家具一件也不见了。

    原本是抱怨赵奕航没经过她同意就换掉了房子里的家具,不过后来想想也是,本来就是半旧的家具又让人用了几年,他那样的人能忍受才怪。赵奕航真租住在她这样的房子里本就已大大超乎她的意料之外了。换换家具什么的,倒也能理解了。

    因为她的房子不大,所以赵奕航其实并没有添置过多的家具,每个房间简单的几样,已令整个屋子了焕然一新。做工精致的白色家具被钟点工擦拭得一尘不染,严佳雯感叹有钱就是好。这男人大概平时养尊处优,在家时什么都有佣人伺候着,连到了她这小地方也不忘请一个钟点工,大概如果不是她这对方实在太小,他还搞不好还要请几个工人住家里面。

    现在赵奕航不在了,严佳雯自然是不需要钟点工的,便让对方不要再来了。

    送走钟点工,晚上,严佳雯一个人躺在卧室里赵奕航买的那张大床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天花板睡不着。

    尽管她在睡之前把床上的床单被套都换了,但现在睡在被子里,总觉着仍满满的都是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萦绕在她的周身。也不知道是不是赵奕航的这床蚕丝被品质太好的原因,大冬天的,屋里也没开空调,严佳雯却只觉浑身上下闷热难耐。

    辗转了一会,严佳雯索性坐了起来,想着什么,又忽然下了床。

    打开灯,严佳雯披着外套,一个个的拉开了房间里的衣柜,抽屉。这个男人的衬衣,西服还一排排挂在眼前,甚至袜子,*也整整齐齐的折叠在抽屉格子里。严佳雯看得脸上一红,一把关上衣柜,又迅速的钻进了被子里。

    这是一个说不回来的男人应该留在这里的东西吗?还是人家太有钱,根本不屑带走这些衣物?

    严佳雯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好像有一点莫名的高兴,是因为看到这些东西而想到赵奕航也许还会回来吗?还是之前她就隐隐觉着他是会回来的吗?如果是这样,那么之前他说不回来了也就是在哄她搬过来了,那么她为什么又仍会搬来?

    严佳雯觉着自己心里那么点莫名的高兴很可耻,也很矛盾,是希望他会回来吗?可他真正回来,她该怎么办?难不成她在盼着和他同居一个屋檐下?

    赵奕航这一走,便是一个星期没有消息。

    他走之前的那一段时间严佳雯在奕恒工作,两个人几乎天天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也见。在一起的时候不觉着什么,可他忽然的这么一消失,她再回到单位去上班,竟是有了些不习惯似的。

    严佳雯也不知道要从哪去知道他的消息。他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便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所以她什么都不能去做,连等待都不能。

    严佳雯现在能做的便是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奕恒那边图纸要的紧,赵奕航走之前特意交代了,他走了一星期,她便忙了整整一周。

    没多少时间去想那个男人,她忙得昏天黑地,直到这天中午被许琳琳拉去和颜蕾一起在外面吃午餐,她才惊觉已是圣诞节了。

    今天是平安夜,许琳琳好像有了新恋情,晚上有约,颜蕾也难得的要借着平安夜约老公出来二人世界。三个人便中午提前一聚。

    颜蕾一坐下来就抱怨结婚后的日子不好过,老公越来越忙,婆家规矩多,婆婆又不好相处,感叹还是许琳琳和严佳雯两个人自由自在的好。

    许琳琳笑她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想嫁给她老公那样的有钱人,这样人家的媳妇自然不好做。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婆婆有多势力?”颜蕾一肚子气,说到婆婆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看向严佳雯认真的道:“佳雯,你和赵奕航是真的在谈恋爱吗?”

    “没有。”严佳雯忙否认,看着颜蕾的神色又不觉问道:“有什么事吗?你怎么忽然这么问?”

    “也没什么事。”颜蕾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才继续道:“佳雯如果你真的动心了,要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家庭,还有,你知道赵奕航这次回C市是因为什么事吗?”

    且抛开什么门当户对不说,单单严佳雯离过婚这一条,想要和赵奕航在一起就绝非一般的困难。想来,也知道佳雯对赵氏那样的豪门大户,及其家庭成员之间关系的复杂程度肯定是完全都不了解的。

    颜蕾因着婆家和赵奕航母亲的亲戚关系,多少知道了一些外人不太清楚的事,尤其是昨天听婆婆说起了这两天赵家的风波。

    “听说赵奕航这次回去和大房那边闹得很僵,那边的大姐被气得跑过来大吵了一顿,最后是赵董事长一声令下才平息了闹剧?”

    这些关上门来的家族矛盾,外人根本无从知道。赵氏董事长赵致远在商界以铁腕冷酷闻名,在家亦是,摄于其威严,大房二房平时虽然无多少往来,但表面上还是维持和平共处。私底下明争暗斗肯定是少不了的,但像这样撕破脸皮却还是第一次。

    “他和那边闹僵是因为一个姓夏的女人?”严佳雯忽然问。

    颜蕾惊讶的看着佳雯:“你知道?”

    这两天发生在C市赵宅里的事,颜蕾也是昨天从刚和赵奕航母亲通完电话的婆婆那才知道的。她正犹豫要不要告诉佳雯,没想到佳雯居然知道。

    “姓夏的?好像叫什么夏可凡吧?那女人不就是赵奕航的前女友,以前不是在八卦周刊上看过?”一旁的许琳琳接过话,又看了佳雯一眼,转而向颜蕾问道:“是什么事?真是为了那女人?”

    “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好像是那女人被人骗欠下巨款,让银行告上法庭,而这背后的始作俑者据说是大房那边的人。赵奕航回去后不知道拿了他大哥的什么问题要挟那边出面摆平这件事,就有了后来那边的人找上门来的事?”

    颜蕾说完后,沉默的看着一直没有再出声的严佳雯,好半天才说:“佳雯,我不知道你和赵奕航之间现在是到了什么程度,告诉你这些,是让你自己心里有个谱,毕竟他和那个女人曾经到过谈婚论嫁的地步,如果他对那个女人还?”

    “你们想多了,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那样的公子哥本来就没个正行,你们还真把他的玩笑当真了?”严佳雯没等颜蕾说完就急忙打断了,故意强打起笑脸,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好了,下午我还要上班,听了半天的八卦无聊死了,赶紧吃饭吃饭?”

    颜蕾和许琳琳面面相觑一眼,都没有再说什么,很配合的边吃边聊起了最近新播的一部电视剧。

    从餐厅出来,许琳琳要外出办事,不回单位,三个人便就此告别,各自散了。

    严佳雯一个人沿着餐厅外的马路慢慢走向公交站。大街上一派热闹的节日气氛,橱窗里到处都摆放布置着圣诞老人以及被装点得五彩缤纷的圣诞树。

    严佳雯站在一扇橱窗前,愣愣的看着倒影在玻璃里那个自己,那样的一片热闹繁华中,她却只觉满心的酸涩,眼泪在眼眶打着转,最终抬着头强逼了回去。

    再低下头来的时候,她红着眼睛对橱窗里的那个自己,轻轻的一笑。严佳雯,你醒醒吧。人家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那个女人不惜回C市与家人闹翻。你却在这边小鹿乱撞,自以为是的真当他喜欢你。听颜蕾说那个女人正在和丈夫闹离婚,难怪他说可能不会回来了,最可笑的是她,居然以为他是哄她搬过去,真是傻得可以。

    平安夜,大家纷纷出去玩,只有严佳雯一个人下了班就往家回去。

    她刚刚到家却接到了周启琛打来的电话:“佳雯,在哪?”

    “在家呢,有什么事吗?”周启琛早几天出差了,严佳雯以为他有什么工作上的事要交代。

    “我刚回来,今天平安夜,我请你吃大餐,能赏光吗?”周启琛的声音温和,不觉令人想象到他此刻在电话那端微笑的样子。

    严佳雯楞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门口传来了钥匙开动门锁的声音。

    严佳雯已经不是什么懵懂无知的少女了,周启琛一直对她不错。初进单位的时候,她还年轻,周启琛很关照她,对她好却很有分寸。她便只当他是作为前辈对新人下属的关心和帮助。

    她从小就比较敏感,又或许女人在这方面有着天生的感知,一个男人是不是对自己有着不一样的情感,或多或少自己是能感觉得出的。后来,随着共事时间的增长,严佳雯还是慢慢的察觉到了什么。但那时候她已经认识苏明了,两个人正处在交往中。周启琛是谦谦君子,止乎于礼,便从无什么失当的举动,甚至让你怀疑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现在这个男人打电话来,一个单身男人邀请一个同样也单身了的女人,在圣诞夜共进晚餐,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佳雯?”电话那头的周启琛久久未听见回应,便又开口叫她。

 &

nbsp;  严佳雯却只拿着手机眼睛直直的望向门口,看着那扇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然后看着那个男人推门而入。

    赵奕航似乎没想到严佳雯正好站在客厅里,面对面的看着他。只怔了一下,他旋即一笑,露出颗颗洁白的牙,明明是快三十的男人,站在那眉眼间飞扬的样子竟像个少年一般。

    “严佳雯,圣诞快乐!想我没有?”
相关文章
  • 女友被窝里撒娇说要,奻女xx网的qq号xx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