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穿着震动器逛街了,为什么射精时腰会弯

作者:admin 2020-02-09 12:00:55 我要评论

    他现在的心情很好,无所谓,这次放过她。

    等韩浩然出去,夏少雨已经换上另一件黑白配的衣服,这件衣服是圆领设计,下摆宽松,有些韩版风格,下身,还是一条紧身小群,很有韩国风,多了点小女人的感觉。

 

;   韩浩然大步踏出浴室,露出笑容,笑容中多了点慵懒和放松。

    他躺会床上,靠着垫子毫不掩饰的观察夏少雨。

    夏少雨被他打量的心生恐惧。

    “怎么了我又做错什么了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韩浩然勾起笑容,“过来。”

    他命令道。

    夏少雨走过去,停止腰杆坐在床上,胆战心惊。真怕韩浩然又发疯般的生气。

    “耳环呢”平息怒气的韩浩然注意到她的耳环不见了。

    耳环被项尚天丢进海里了。夏少雨强制镇定,“估计沉海底了。”

    她有些紧张,她没有撒谎,只是没有说为什么在海底。

    韩浩然没有联想,他轻松的笑着,“下次给你买一堆,天天换着给我看。”

    鸣笛。

    船开了。

    韩浩然勾起嘴角,“主角到期,我们该出去了。”

    他起身。

    夏少雨立马从行李箱里拿出他的衣服,伺候他穿上。

    韩浩然拉着她出门,去了二楼。

    二楼有健身房,娱乐室。

    一眼看去,人并不多,陆靖宇正搂着小妻子在教她打桌球。他们身体紧贴着身体,姿势特别的暧昧。

    “我就知道伯父在这里。”韩浩然搂着夏少雨的腰走进。

    “浩然。我刚来你就出现,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坐在休息厅的陆佳妮迅速的跑来,习惯性的搂着韩浩然的手臂。

    夏少雨见状,要拉出自己的手,韩浩然放开。

    在他放开的同时,夏少雨闪过失落,她不过就是韩浩然的一个玩具,无聊时拿来玩玩,有新鲜玩意了就会被丢在一旁,更有时会被唾弃。

    夏少雨静静的退出他们的交流圈,她退到最后一个位置那里,坐下,安静的坐下,仿佛不存在般。

    突然间,有种强大地气场袭击而来,那种专注的目光带着火一样的温度。

    夏少雨朝门口看去,项尚天走进来。

    他的手里却挽着姗姗来迟的张铭铭,她还以为他是为了她来的,看来不是,她多想了。

    男人就是那样,有了一个女人还不能满足,要多少个才能填饱他们的胃口。

    夏少雨别过脸,漠视他的到来,她看着面前的空气,眼神冰冷。

    项尚天径直走到陆靖宇面前,沉稳而潇洒。“你好,有没有兴趣打一盘。”

    夏少雨依旧不露声色,项尚天的桌球打的很好,应该说每一个运动他都玩得很好,上帝很善待他,给他英俊的外表,发达的运动细胞还给了聪明的头脑。

    她不会怨恨命运的不公平,也不会怨天尤人,因为想这些都没有用。

    “好啊,哈哈,浩然你也一起。”陆靖宇又邀请韩浩然。

    他们几人之间像是有种莫名的火花。激烈却控制的很好。

    “光打没有意思,我们赌些什么。”韩浩然勾起邪魅的笑容,眼睛深处却是深沉的算计。

    “赌什么”项尚天冷冷的问。

    “你想赌什么”韩浩然勾起自信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项尚天用余光看了一眼夏少雨。

    他是要用她来赌了吗本来说好是徒手攀岩的,是不是事情会提前,是不是这场球赛就决定着一切,夏少雨紧张的等待。

    “赌钱太没有意思了。”项尚天鄙视的说。

    “那就女人。”韩浩然勾起笑容,也用余光瞄了一眼夏少雨。

    项尚天冷冷一笑,他拿起枪杆,用粉涂了一下枪头,“女人对于韩总来说是筹码,输了一个又来一个,那也没有什么意思。”

    项尚天俯身,犀利的看着那三角形的球,强有力的一枪过去,很多个大号进洞。

    “赌,就赌你身体的某个部位。”项尚天瞄向韩浩然的裤裆之间。

    所有人都意识到那是什么。

    项尚天赌得可是真大,夏少雨看向他面无表情的脸,项尚天不打没把握的帐,为了摆脱她,他可以忍两年,那这次,他没有拿她做赌注而是那他们男人最重要的东西赌,是想满足他报复的私欲还是平衡他变态的心理。

    夏少雨为他感到一丝难过,抬头看向韩浩然,韩浩然表情复杂的正看着她。

    夏少雨一惊,他是什么时候看着她的啊那她看他裤裆,她的想法以韩浩然的聪明应该猜得到。

    夏少雨别过脸去。

    “这个,我就不赌了。”陆靖宇看见项尚天的球技,不敢赌下去。

    “我先失陪。”他搂住小妻子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现场。

    韩浩然勾起笑容,他拿起球杆打小球。小球进洞。

    “这个赌的太大,如果那家伙没了,我怎么享受我女人的口技。”他接着打了第二棒,球又进。

    项尚天的眼睛从清冷变的犀利。他冷冷的站着,看着韩浩然一个一个球接连着进。

    夏少雨没想到韩浩然球打那么好,还好,他们没有拿她赌。

    球全打进了,韩浩然大手把棒一丢,邪魅中不可一世。

    “项总,幸亏没有赌,不然就要断子绝孙了。”

    韩浩然说着走到夏少雨的面前,他带着标准式的笑容,夏少雨不喜欢,这次她乖乖的坐在这,不会又惹怒了韩浩然。

    她觉得自己无法和他相处。

    “韩哥。”夏少雨弱弱的喊了这个词,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一直脱口而出的是韩哥而不是浩然,原来,是他的恐怖慎入她心,她不敢轻易造次。

    韩浩然的眼中又出现了不满意的怒气。

    夏少雨慢慢的站起来。手有些颤抖。

    韩浩然勾起邪魅的笑容,把头靠近她的耳边,“叫浩然,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浩然,对不起韩哥。”怎么又不自觉的说了韩哥,夏少雨真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对不起啊,浩然。”

    韩浩然大手搂住她的腰际,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

    强制她转身,他们去了一楼。

    作为女人的直觉,陆佳妮当然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她看上的男人和那个女人之间汹涌澎湃,他们之间不会没有什么,还有说的口技是那个意思。

    她知道韩浩然女人很多,但,她为了看上的男人可以不择手段。

    陆佳妮闪过阴冷,迅速的朝他们走去。“浩然,等等我。”她娇滴滴的喊着。

    张铭铭瞟了一眼冷峻的项尚天,走过来挽住项尚天的手臂,“韩浩然不是好惹的,我们最好离他远一点。”她温柔的说道。

    项尚天冷冷一笑,惹不惹的起,他心里有数,两年来,他早已具备了不可低估的能力,但是,他不用炫耀。

    他孤傲的也往一楼走去。

    一阵悠扬的音乐响起,如流水般悦耳。

    夏少雨看向高台上,柳恬静果然来了,她一身白裙,头发柔顺的批在肩头,比在场的每一个女人都优雅,如她的新名字一样,恬静。

    韩浩然勾起自信的笑容,她搂住夏少雨的腰坐到了角落的一个位置。

    服务员送来了美酒。

    “生活中没有了赌博就会了无生趣。我赌项尚天会来,你输了,给我咬了,现在我们赌,银狐会不会和项尚天上床,你先说。”韩浩然邪魅的喝了一小口酒。

    夏少雨朝银狐看去,看向门口,项尚天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柳恬静弹琴的位置。

    看他那种表情,他从来没有忘记过柳如梅,他说的,更爱夏少雨看来有多荒谬,男人,就是一个谎话精,对着自己的老婆撒谎,又对着自己的情人撒谎,又对着自己感兴趣的女人撒谎,项尚天是,韩浩然也是。

    夏少雨勾起淡淡一笑,她也喝了一口酒,酒是人头马,辣辣的味道有些呛口。夏少雨没有喝过这种白酒,她咳嗽两声。

    韩浩然递上餐巾纸。夏少雨接过。

    “不会喝就不要喝,女人还是喝红酒好。”韩浩然笑着说,眼中有一丝容易察觉的柔情。

    可是,夏少雨忽视了。她在想怎么回答韩浩然的问题。

    “上次是我先说的,这次你先说。”夏少雨勾起惨淡的嘴角说道。

    “会。”韩浩然勾起自信的笑容也看向项尚天,项尚天的眼里分明蒙上一层水雾。亮晶晶的,那是有感情和激动的。

    陆佳妮终于看到了韩浩然和夏少雨。

    “浩然。”她喊着冲过来,直奔韩浩然的怀里,送上门的名门千金,韩浩然自然把手搭在陆佳妮的肩膀上。

    左拥右抱,夏少雨脑中闪出犯贱两字,她像是一个夜总会的小姐,那种感觉很不好。

    夏少雨站起来,坐到了他们的对面。

    陆佳妮朝着夏少雨鄙夷一笑。

    “喝什么酒啊我也要喝。”陆佳妮唤来了服务员。“帮我这种酒拿一瓶过来。”

    服务员看了一下韩浩然的脸色,韩浩然微微点了一下头。

    夏少雨不知道他们要玩什么把戏,他们再怎么亲密都无所谓,只要不来招惹她就好。

    “韩哥也在这啊。”一声柔和的韩哥,袁丽也过来了。

    她识相的坐在夏少雨这边,陆靖宇的名流千金,影视圈的没有人不认识她。

    夏少雨让了些位置,看向不可一世的韩浩然,他就是一块香饽饽,女人蜂拥而至,像那样一个有优越感的男人所以玩弄女人,所以没有感情,所以自视甚高。

    她在他身边算什么只是一个小心翼翼勾芡偷生的女人。就连去留都没有权利,更不用说别人轻易得到的自由。想到这里,夏少雨觉得有些悲凉。

    她举起酒杯,正欲喝酒。

    “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我们三个人敢不敢拼酒,谁赢了,浩然今晚就是谁的。”陆佳妮霸道的说。

    这样的话,感觉像把韩浩然当做物品,如果由别的女人说,肯定都会死翘翘了。夏少雨小心翼翼的观察韩浩然的脸色。

    没想到,他居然没有生气,依旧勾起邪魅的嘴角双目炯炯有神的紧锁着夏少雨的脸。

    夏少雨一惊,有权利真好,不用说话都小心翼翼,就算说错了,也不担心会被别人折磨,不像她,连说句话都要左思右想。夏少雨悲凉的心情更加浓重。

    她是堂堂夏沙帮得千金,怎么过的如此卑微。

    “好。”夏少雨爽快的回答。

    服务员送上了酒,陆佳妮自信的笑着,她把一瓶酒倒进了九个酒杯。

    “一人三个,喝完再倒,坚持到最后一个胜利。”陆佳妮豪迈的拿起一个酒杯喝起来。

    夏少雨没有犹豫的也拿起一个酒杯。

    她想醉,从来没有醉过的她想醉,醉了是不是可以解千愁,醉了是不是可以不那么痛苦。

    酒是辣的,有些难以下咽,夏少雨仰起头,咕噜咕噜的喝下一杯。

    放下酒杯的时候,头一阵眩晕,可是思维却很清晰,她看到陆佳妮和袁丽已经在喝第二杯了,他们在暗暗地较量,似乎已经把她排除在外。

    夏少雨举起第二杯。仰头,不是喝进去,她是灌进去的。

    韩浩然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她,他闪过怜惜。

    夏少雨喝完,再次放下酒杯,胃里一阵反胃。

    可是,思维好清晰,脑子里很清楚,还是很悲伤,说什么一醉解千愁,喝醉了什么都会忘记,都是骗人的,男人骗人,连古人都骗人。

    夏少雨去拿第三杯。韩浩然把手按在她的手上。“好了。不会喝酒不要喝,喝醉了发酒疯更加丢脸。”

    陆佳妮和袁丽第三杯已经喝完,她们在倒新的酒。

    夏少雨放开手,胸口一闷,胃里翻腾蹈海,没有半点犹豫,她拿起桌上的餐巾纸盒往外跑去。

    韩浩然正欲跟去,陆佳妮挽住韩浩然的手臂,放下酒杯,“你是我的。”她自信的宣布。

    夏少雨选择了隐蔽的后舱那,吐,往海里吐。

    吐得感觉好难受,呼吸都呼吸不上来,感觉像是要窒息,喉咙口涌上来酸水,难受,很难受。

    吐完,夏少雨瘫坐在地上,靠着船舱,泪水从眼里夺眶而出。

    别人都有爸爸妈妈的呵护,喝醉了有人照顾,就算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也有爱人,朋友,或是同事,而她什么都没有。

    她做什么事都只有自己一个人,不,她连自己都不能选择做自己想做的所有事,她现在算什么,简直连蝼蚁都不如。

    “柳恬静,等一等。”突然间,夏少雨听见项尚天的声音,她擦干眼泪,靠着船舱,不是她想偷听,而是现在出去不合适。

    柳恬静停下,回头,恬静的美丽。“项总还有什么事吗我说过不会去你的身边,你身边的女人太多,不适合我。”

    “不是的,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你是如梅的姐姐,我只是想照顾你。”项尚天的口气是轻柔的,无比轻柔,真的就像张铭铭说的,第一次听到他那么轻柔的语气。

    <!-- csy:21810280:222:2019-11-14 08:05:25 -->
相关文章
  • 穿着震动器逛街了,为什么射精时腰会弯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